让学生获得“拔节”的快感


让学生获得“拔节”的快感

 

薛法根



  每个孩子的内心深处都渴望快点长大,就像春日里的竹子一样蹭蹭地拔节,那是一种成长的快感。教学应该让孩子在学习中得到实实在在的进步,切身感受到从不懂到懂、从不会到会的跳跃和生长,获得一种生命拔节的感觉。或许,数学、音乐、体育这些学科,更能让孩子在课堂学习中找到这种可以把握、可以体察到的“拔节”,而语文学科却一直不温不火,含混的语文知识,裹挟在朗读、交流等综合性的语文活动中,不像数学那样有序列、可表述,一节一节的语文课学下来,只是课文内容觉着新鲜点,其他的语文活动似乎总是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几乎感觉不到成长的力量。长期如是,语文便会失去本身的魅力。试想,你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却没有那种拔节的快感,是否也会心生倦意?

  24日在北京国防大学礼堂给太平路小学四年级的孩子上《雾凇》,第一个语文活动是请孩子们解释文中的4个事物:水汽、雾气、霜花、雾凇。其实,这些科学常识在四年级之前已经在科学课中出现过了,孩子们并不陌生。然而课堂上无一人举手,更没有一个孩子能说清楚这些事物是怎么回事。我给学生作了个提示: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小水滴——漂浮。当这些核心词语一出现,学生便立刻将“雾气”说清楚了: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成小水滴,漂浮在空中,便成了雾气。于是,“霜花”也自然能说明白了: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成小冰晶,落在地上、草丛里、屋顶上,便成了霜花。这些霜花如果凝结在树枝上便成了雾凇,俗称树挂;如果从空中飘落下来,便成了雪花。你瞧,孩子们具有很强的学习力,一点就通。然为何科学课教过了,孩子依然说不清?道理其实很简单,科学课只关注了“认识事物”,没有将“表达事物”作为学习的任务。而语文课就是要教会孩子“表达”!这个活动结束,几乎每个孩子都会说清楚了。我告诉孩子们:这就是语文课!不学语文课,即使懂了的东西,你也像葫芦里的饺子——倒不出!于是,孩子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语文学习的生长,有了一种成长的快乐。

  由此,我想到在语文教学中,我们常常在学生已经懂了的地方,翻来覆去地教;而学生可能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在课堂上几乎难以看到踪迹,在异口同声的“懂了”、“会了”中,掩盖了孩子们的学习真相。其实,有些孩子压根就没有懂,根本就没有学会,只是被众多懂了、会了的学生所遮蔽了、替代了。我清楚地记得初中的第一堂英语课,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26个英语字母,问哪个同学会读?结果好几个同学都能一口气流利地读下来,甚至有几个都能熟练地背出来了。老师显得很高兴,就带着大家反复读了几遍。下课时,布置我们课后把26个字母背熟,每个抄三遍,最后问:“会不会?”班级里响起一片“会”的声音。我肯定自己没有说“会”,也没有说“不会”。因为我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可想而知,接下来老师所教的每一个英语单词,我只能借助汉字一个一个地注解,勉强混熟了26个字母的读音。但从此对英语心生恐惧,几乎没有成功的感觉。为何?因为老师的一个小小疏忽,以为每个孩子都会了。我们在教学中必须关注每一个孩子,要在课堂上暴露出孩子们学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遇到的困难,从而采取针对性的补偿教学,让每个孩子都能经历这样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样的从不懂到懂的经历,就是孩子最宝贵的财富,那是一种学习的经验。每节课,都能让孩子获得这样一种学习的经验,会让他们倍感踏实,倍增学习的勇气和信心,也倍增成长的快感。

  好的语文课,并非一定是行云流水式的,更多的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样的。但正是在不顺畅、不好看的曲折过程中,我们的孩子渐渐长大了。犹如他们开始走路,时不时地会摔倒,但终究会独立行走了。语文教学,抑或所有的教学,都是这样一个道理。特别是我们经常观摩的公开课、示范课,遇到学生出现了学习障碍,那才是真正教学的开始。此时,我们才需要凝神静气,用心揣摩名特教师的“化解之功”、“点拨之法”、“讲解之道”……才需要观察孩子们的变化。教学,应该走在学生发展的前面,这样才能促进。否则,又何以让学生获得发展?那种让学生在已有水平上“原地踏步走”的教学,看是好看得很,但细细想来,学生何曾进步?这样的教学,不要也罢!

用文化滋润课堂 以智慧提升品质

用文化滋润课堂  以智慧提升品质


——丝绸文化背景下的学科教学研究


执笔:薛法根、娄小明


  文化就像空气,你虽浸润其中,却往往难以体察,而又须臾不可或缺。一方文化养育了一方人,滋润着他们的心灵,支撑着他们的精神;一方文化孕育了一方教育,丰富了教育的内涵,提升了教育的品位。丝绸文化是我校师生生命成长的精神土壤,自觉汲取丝绸文化的精神品质,积极融入学校教育、课堂教学,将有利于提升我们的校园生活质量和学科教学品质,有利于我们自由、滋润地成长。
  一、学科教学的文化启示
  
《文心雕龙》曰:“观天文以极变,察人文以成化”。盛泽的丝绸经济生活孕育了盛泽的丝绸文化,盛泽的丝绸文化化育了盛泽人的精神和品格。千百年来,盛泽先民在从事蚕桑劳作、开创丝绸行业的进程中,凝聚了 “仁爱”、“尚智”、“精细”、“坚韧”的精神品格,四者之间相互促成,水乳交融,共同构成了丝绸文化的逻辑起点和现实基础,开启和陶铸了盛泽先民的文化心智。丝绸文化之所以那样旖旎,富有摄人心魄的魅力,就在于具有仁爱、尚智、精细、坚韧和包容、开放的精神品格,以及神秘性和想象力。
  作为丝绸文化背景下的学校教育,应该建基于采桑织绸这种特殊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植根于这种特殊的丝绸文化精神和文化品格,才能顺应人的生活方式、学习方式,并积极触发学生血液中沉睡着的文化基因,激活他们内心孕伏着的仁爱、尚智、精细、坚韧和包容、开放的精神品格,消解当代时尚文化中的消极影响,融合周边文化的健康因子,保持、生发他们内在的丝绸文化精神品质,促进他们健康、自由、充分的生命成长。
  作为学科课堂教学,不仅仅要融合丝绸文化内容,以丰富课堂学习生活,更要的是融合丝绸文化精神与品格,以提升课堂教学的品质与品位,使师生获得智慧的成长。丝绸文化背景下的学科教学,需要以“仁爱”为底色,“尚智”为核心,“精细”为特质,“坚韧”为保障。
  学科教学呼唤“仁爱”之心:没有爱就没有教育,“仁爱”的缺失将使课堂失去教学的生命意义。教师应该像蚕桑先民一样,对孩子怀着敬畏、圣洁之心,虔诚地布施甘霖。这样充盈着“仁爱”光辉的课堂教学,就有了期待,有了温暖,有了宽容,有了尊重,有了保护……这样的课堂教学就有了“儿童”意识,充满了文化的关怀。
  学科教学需要“智慧”生成:教学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技能的训练和情意的熏陶,更为重要的是激发儿童内心“尚智”的本质追求,创造适合儿童的学习方式和环境,开发儿童的智慧潜能,锻炼思维品质,使儿童得以智慧地发展。
  学科教学讲究“精细”运作:教学是一项复杂的培育心灵的科学与艺术,任何疏忽都可能造成儿童心灵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教学,需要教师谨慎地运用科学的方法与艺术的手段,“精耕细作”。教学的无数个细节中,透露的正是我们教师的教学思想和教学慧心。
  学科教学崇尚“坚韧”品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学是一项需要倾尽一生精力的工作,“教人六年,为人想六十年”,“用一生备一课”,我们需要用坚韧之心去守望自己的理想。学习是一项艰苦的脑力劳动,困难是学习品质的试金石,你攀登的困难有多大,获得的智慧就有多大,这就是“坚韧”的教学价值。“坚”,是信念的坚守;“韧”,是百折不挠的勇气,对坚韧的追索是教学智慧的行为。
  如此,我们就能创造一种具有丝绸文化特质的卓越的教育,而丝绸文化“仁爱、尚智、精细、坚韧”的文化基因,又能通过这种教育,造就一大批社会人才。
  二、学科课堂的人文关怀
  
课程内容、文化精神,都需要通过教育才能实现影响,而主阵地是学科课堂教学。有什么样的课堂教学就会有什么样的课堂生活质量;用什么样的理念来指导课堂教学,就会有什么样的教学行为。高质量地实施学科课程、高效能地传承丝绸文化精神,需要建设高品质的学科课堂教学:用文化滋润课堂生活,以智慧提升教学品质。
  1.让文化滋润课堂,滋养学生,提升学科教学品位。课堂教学是师生校园生活的主要方式,必须扎扎实实抓好课堂教学,提升师生的文化教育质量。这种文化的浸润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文化的协调,将丝绸文化和学科文化中的目标、思维、体态、范规、行为等在功能上相互依赖,结成一个整体,该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二是文化的创新,将丝绸文化整合到学科文化中去,或者用学科文化去改造丝绸文化,产生新的校本文化。三是模式的建构,生成新的课堂教学理念,建构新的教学策略,构架新的行为体系,产生新的评价制度,营造新的教学环境,使丝绸文化生活方式与学科教学方式结成一个整体。具体表现在教学目标上突出丝绸文化发展要求,在教学内容上渗透丝绸文化核心要素,在教学方式上顺应丝绸文化精神品质,在教学反馈上符合丝绸文化规律要求,在教学环境上展示丝绸文化本质内涵。一方面使学科课堂教学彰显出各自的特性,符合学科教学的发展规律,另一方面使学科教学都烙上丝绸文化的底色,突出文化的整体效益。
  2.让教学触发智慧潜能,让课堂充满生命活力,以智慧提升教学品质。苏霍姆林斯基认为:“一个人离开校门的时候,也可能有些知识没有学到,但他必须是一个聪明的人”,而“问题的全部实质就在于,在人的复杂的、多方面的活动中,知识的生命是怎样进行的。”这句话揭示了智慧教育的本质联系——知识与生命的共同建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丝绸文化比学科文化的时空范畴更加广泛,将两者整合才能发挥教育的最大的功效,而其中的评价标准就是学生的生命价值是否得以显现。用学生的认识结构去比照教学结构才是一种智慧的教学,用学生的个性发展去评价课程体系才是一种智慧的课程,用学生的身心发展去衡量师生交流才是一种智慧的交往,让学生的生命价值得以体现,生命活力得以加强,生命潜能得以发挥,让个性鼓起生命的风帆,让学生学会交流、学习、生活,让学生、教学、知识获得共同生长,这才是一种智慧的教学。
  三、教学策略的文化生成
  
在“文化课堂、智慧教学”的学科教学理念观照下,我们积极变革教学行为,探索新的教学策略,形成教学特色。
  1.从“书本教学”回归“生活教学”,重构课堂生活。
  丝绸文化的核心就是基于人的存在、为了人的发展,便于人的操作的“仁爱”品质。“仁者爱人”,一种“仁爱”理念关照下的课堂必然是以人为本的课堂,人的一切生活要素就是就是课堂教学的内容和目标。但是曾几何时,对文本的过分追求成了教学活动的主宰。如果我们的学科教学仅仅停留在学科书本知识的教学,而与儿童鲜活的生活隔离开来,就会使课堂教学枯燥、呆板,儿童便将课堂学习排除在自己喜爱的生活之外。教师只有将生活中的教育资源与书本知识两相融通起来,学生就有可能会感受到书本知识学习的意义与作用,就有可能会深深意识到自己学习的责任与价值,就有可能会增强自己学习的兴趣和动机,学习就有可能不再是一项枯燥无味必须要完成的义务,而是一种乐在其中的有趣的活动了。儿童就会在课堂教学中找回自己的生活乐趣,找回属于自己的生活世界。
  2.从“结论性教学”回归“情境性教学”,生成教学智慧。
  智慧是灵动的、发展的,是思维敞开之境的澄明。知识是智慧的成果,智慧是知识的关照,“对智慧的最大尊敬就是运用它”,实践的智慧只有在知识的运用中才能成立。因此只有将知识还原成过程,设置成情境,以一种有机的组织形式展现出来,而不仅仅是作为标本,才能传承人的智慧。对智慧的学科教学必然需要传授结论性的核心知识,那种只求过程体验不注重梳理归纳结论的教学是片面的,会带来教学的散漫与无目的。但同样的知识结论,是教师直接讲授的,还是儿童主动获得的,所代表的教学有天壤之别。丝绸文化的精神就是“尚智”,我们应该根据学生的认识特点和智慧特征将知识点转化为待探究的问题,有了问题情境就有了理智的挑战,儿童就会产生学习的欲望,如此才能实现让儿童在对问题的探究中得到发展,并生成教与学的智慧。
  3.从“记忆型教学”回归“思维型教学”,提升思维品质。
  学习的过程需要“坚韧”品质的终身相随,它是思维的长途跋涉,而不仅仅立足于文本知识的简单获得。如果将教学仅仅定位于知识的记忆,而忽视思维的内化;仅仅满足于认知的简单,忽视困难带来的愉悦,那么这样的教学不是智慧的教学。学习需要记忆,没有记忆就不可能产生学习,教学应该促进儿童有意义的学习,在儿童记忆发展的黄金时期,给予适时的训练,激活记忆潜能。但学习不能只有记忆,而没有思维,尤其是儿童积极的、富有创造性的思维活动。纯粹的记忆型学习泯灭的是儿童生命智慧的无限潜能,使学习由刻苦变成了痛苦。“思维型教学”就是要在课堂中倡导以问题为纽带的探究式教学,让学生对学习始终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对知识保持一定的神秘感,对坚韧的学习态度保持一种兴趣。教学中要鼓励学生质疑问难,并通过自身的深度思维获得属于自己的见解、产生自己的思想,获得学习思维所带来的内在愉悦感,以增强学习的信心,体会学习的力量,砥砺坚韧的学习意志。具有思维品质的教学才是高品质与高质量的。
  4.从“批量化教学”回归“个性化教学”,促进风格形成。
  教学是一项精细的劳动,这个班的教学不同于那个班的教学,昨天的方法无法适用于今天的课程,教学的情境性、偶然性、湍流性需要教师有一颗细腻的心,根据教学的现实(师生、环境、课程)作出个性化的探索。教学是应该面向全体同学的,班级授课制的教学组织形式也是为人才的批量生产而服务的。但是教学的对象是活生生的人,如果仅仅是作流水线式的程序化操作,那么其结果可能是大量不合格人才的出现。因此我们应该结合学生的实际情况,联系自身的教学特长,创编有效的教学素材,构建独特的教学模式,形成自我的教学风格,使学生实现个性化发展,教师获得个性化完善,课堂文化产生个性化魅力。
  当然,四种教学策略与四种文化理念不是一一对应的,而是渗透、交织在具体的课堂教学实践之中。
  学科智慧教学的本质特征是创新,创新是对规范的突破与超越,创新与规范是辨证统一、相互融合的,缺少规范的创新不是真正的创新,缺少创新的规范也不是真正的规范。丝绸文化背景下的学科教学研究为我们树立了一种规范,更加唤起了我们创新的欲望:如何突破学科的视野,来唤醒人生命的本质;如何突破课堂的时空,去走入思维的自由之境;如何去创新丝绸文化,回归智慧的解放……这都需要我们建立一种大智慧、整体智慧、动态智慧的智慧教育。

远离虚假的美丽

远离虚假的美丽


薛法根


  课堂教学,是教师与学生生活的另一种样式,而生活的意义与价值在于它的真实、本色。虚幻的生活最终带给人的是生命的失落、心灵的痛楚。曾几何时,我们的语文课堂失却了真实与深刻,捧出的是一束束虚假的“塑料花”,艳是艳得很,却没有生命,没有成长的气息。于是,我们的学生对语文课渐渐地倦殆了,我们的教师也慢慢地变得庸俗了,不论是语言还是思想,都丝毫没有了当初的激情与奔放。这是语文世界的悲哀!


拒绝肤浅


  就像大众喜欢“方便面”一样,通俗文化几乎是我们这个时代读书的唯一选择。而经典,永远存放于我们心灵的“藏经阁”,心虽向往,然却很难与它促膝相对。真正读过经典之作的又有几人?于是,我们身上就难有儒雅之气,难有睿智,难有广博的胸襟与视野。在小小的课堂上,我们只能就事论事,现炒现卖教学参考书上的言说,几乎成了文化贩子!这样的语文课堂,又何来深刻?何来新鲜的思想与新奇的见解?启迪、开导、唤醒……我们靠什么?难怪我们越来越觉得学生不太听话了,越来越觉得学生昏昏欲睡了,越来越觉得语文课没味了。我们靠什么吸引学生的眼球?靠什么振奋学生的精神?靠什么点燃学生的思维之火?肤浅,也自然成了语文课“高耗低效”的癌细胞,慢慢在吞噬学生对语文世界的向往。君不见,在语文课上,面对学生的问题,面对学生的诸多见解,我们能做什么样的高屋建瓴的剖析与深入浅出的阐述?学生巴望着能从教师的言说中,听到与众不同的声音,听到使他们情绪激昂的演说,听到令他们心灵震撼的思想。可惜,只有遗憾。偶尔,可以谅解;天天如此,语文课最终黯然失色。语文教师,对“肤浅”应该说:不!


消除浮躁


  科学越进步、社会越发展,如果没有人文的浸润,人类的心灵越有可能荒漠化。浮躁,就是一个现代病。在语文课堂上,我们一提问,就希望所有的学生不假思索地举手回答,且个个滔滔不绝;希望课堂气氛热烈,学生争先恐后地争着发言;希望学生一用教师所讲的那个法子,就马上解决问题,就立即变得聪明起来……我们是否患了“急功近利”的“红眼病”?这样的语文课,又怎能培养学生潜心向学的习惯和气度?语文,需要学生静下心来,在静心默读中,在静思默想中,感悟到语言文字中的深情、领会语言文字外的深意。光让学生大声朗读,不点不讲,无异于让学生“在一条黑胡同里乱撞”。消除耳边的噪音容易,而消除心头的躁动,却需要我们教师引领学生在语文世界里耳濡目染“书香”之气。语文课,带给学生的是那么一点可贵的“书卷气”!虽然就那么一点,或许就可以消除心头的浮躁之气!


远离虚假


  我们已经讨伐过上假课的现象,但我们却很少检讨自己在学生面前的许多虚假的动作。比如,一位教师在学生学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后,设计了这么一个情境:假如小女孩来到我们身边,她的生活会怎么样?请你发挥想象,写下来。且不说这样发挥想象对于学生学习这篇课文有什么利弊,就这个写作的情境而言,我们试图创设一个作文的情境,引导学生写。难得这么做,还能引起学生写的兴趣,长期以往,学生也会识破教师的这些个小把戏:无非是让我们写作文罢了!瞧,教师自以为得意的设计,全然成了变相布置作业,这样虚假的教学又对学生的学习起到什么帮助呢?诸如此类,不仅仅是教学设计,还有教学手段和学习方法。课堂教学也是生活,因此,我们是否应该从生活、生命的高度来处理教学中的方法问题、技术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将活生生的生活问题引到课堂上,让学生在真实的生活情境中学习锻炼。我想,还课堂一个本真、简单而深刻的面目,不啻为教学的真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