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生获得“拔节”的快感


让学生获得“拔节”的快感

 

薛法根



  每个孩子的内心深处都渴望快点长大,就像春日里的竹子一样蹭蹭地拔节,那是一种成长的快感。教学应该让孩子在学习中得到实实在在的进步,切身感受到从不懂到懂、从不会到会的跳跃和生长,获得一种生命拔节的感觉。或许,数学、音乐、体育这些学科,更能让孩子在课堂学习中找到这种可以把握、可以体察到的“拔节”,而语文学科却一直不温不火,含混的语文知识,裹挟在朗读、交流等综合性的语文活动中,不像数学那样有序列、可表述,一节一节的语文课学下来,只是课文内容觉着新鲜点,其他的语文活动似乎总是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几乎感觉不到成长的力量。长期如是,语文便会失去本身的魅力。试想,你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却没有那种拔节的快感,是否也会心生倦意?

  24日在北京国防大学礼堂给太平路小学四年级的孩子上《雾凇》,第一个语文活动是请孩子们解释文中的4个事物:水汽、雾气、霜花、雾凇。其实,这些科学常识在四年级之前已经在科学课中出现过了,孩子们并不陌生。然而课堂上无一人举手,更没有一个孩子能说清楚这些事物是怎么回事。我给学生作了个提示: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小水滴——漂浮。当这些核心词语一出现,学生便立刻将“雾气”说清楚了: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成小水滴,漂浮在空中,便成了雾气。于是,“霜花”也自然能说明白了:空气中的水汽遇冷凝结成小冰晶,落在地上、草丛里、屋顶上,便成了霜花。这些霜花如果凝结在树枝上便成了雾凇,俗称树挂;如果从空中飘落下来,便成了雪花。你瞧,孩子们具有很强的学习力,一点就通。然为何科学课教过了,孩子依然说不清?道理其实很简单,科学课只关注了“认识事物”,没有将“表达事物”作为学习的任务。而语文课就是要教会孩子“表达”!这个活动结束,几乎每个孩子都会说清楚了。我告诉孩子们:这就是语文课!不学语文课,即使懂了的东西,你也像葫芦里的饺子——倒不出!于是,孩子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语文学习的生长,有了一种成长的快乐。

  由此,我想到在语文教学中,我们常常在学生已经懂了的地方,翻来覆去地教;而学生可能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在课堂上几乎难以看到踪迹,在异口同声的“懂了”、“会了”中,掩盖了孩子们的学习真相。其实,有些孩子压根就没有懂,根本就没有学会,只是被众多懂了、会了的学生所遮蔽了、替代了。我清楚地记得初中的第一堂英语课,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26个英语字母,问哪个同学会读?结果好几个同学都能一口气流利地读下来,甚至有几个都能熟练地背出来了。老师显得很高兴,就带着大家反复读了几遍。下课时,布置我们课后把26个字母背熟,每个抄三遍,最后问:“会不会?”班级里响起一片“会”的声音。我肯定自己没有说“会”,也没有说“不会”。因为我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可想而知,接下来老师所教的每一个英语单词,我只能借助汉字一个一个地注解,勉强混熟了26个字母的读音。但从此对英语心生恐惧,几乎没有成功的感觉。为何?因为老师的一个小小疏忽,以为每个孩子都会了。我们在教学中必须关注每一个孩子,要在课堂上暴露出孩子们学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遇到的困难,从而采取针对性的补偿教学,让每个孩子都能经历这样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样的从不懂到懂的经历,就是孩子最宝贵的财富,那是一种学习的经验。每节课,都能让孩子获得这样一种学习的经验,会让他们倍感踏实,倍增学习的勇气和信心,也倍增成长的快感。

  好的语文课,并非一定是行云流水式的,更多的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样的。但正是在不顺畅、不好看的曲折过程中,我们的孩子渐渐长大了。犹如他们开始走路,时不时地会摔倒,但终究会独立行走了。语文教学,抑或所有的教学,都是这样一个道理。特别是我们经常观摩的公开课、示范课,遇到学生出现了学习障碍,那才是真正教学的开始。此时,我们才需要凝神静气,用心揣摩名特教师的“化解之功”、“点拨之法”、“讲解之道”……才需要观察孩子们的变化。教学,应该走在学生发展的前面,这样才能促进。否则,又何以让学生获得发展?那种让学生在已有水平上“原地踏步走”的教学,看是好看得很,但细细想来,学生何曾进步?这样的教学,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