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尊严

教师的尊严


薛法根


  时下的教育,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期。教育中的问题,一不留神就会成为社会的焦点。而一旦曝光为焦点,必然引起教育部门的担忧甚至恐慌。是啊,教育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但事与愿违,你越是怕事,就越是多事,麻烦事会自己找上门来。


  于是,我们就常常听到这样的劝告:别再把事搞大了,搞大了有什么好处?此话乍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什么叫搞大了?是我们教师自己想把事情搞大的吗?搞大了对谁没有好处?为什么不能搞大?你没看到有些事情,只有搞大了才让人看得清是非曲直,才让公众同仇敌忾,最终才有正义之声,问题才得以解决的吗?只要我们光明磊落,实事求是,把事情放在台面上,在太阳底下晒晒,就不怕把事情搞大。如果我们做错了,老老实实地承认,该赔礼道歉的就赔礼道歉,该赔偿的就赔偿,该按规定处理的就按规定处理;谁犯的错,谁承担责任。如果我们没有做错,而是别人做错了,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为了息事宁人,为了怕把事情搞大而委曲求全,被打了门牙还往肚子里咽。因为人要有尊严地活着!我们教师也是人!


  诚然,教师不是一般的人,身为教师,应该具有教育者的文化素养和职业道德,在道德境界上应该高于一般人,否则就失去了教育别人的理由。但是,这样的道德境界是有一定限度的,不能无限放大教师职业道德的范围,也不能无限拔高教师职业道德的标准。以往将教师比作“红烛”、“春蚕”等等,尽管是对教师无私奉献精神的赞美,却有把教师架上“圣坛”之嫌,误导公众用圣人的标准来衡量我们的教师。比方说菜市场上起纠纷,谁都可以吵架,唯独教师不可以,哪怕你有理,也只能任人谩骂,因为你是教师。“因为你是教师”,所以就要时时处处事事都要用“圣人”一样的标准来要求你,你和一般人见识,就是你不对,理由是你应该比一般人有更高的觉悟、更高的道德。换位思考一下,你愿意做这样的教师吗?而事实是,我们很多官员在教师与学生家长的各类纠纷中,就是如此对待我们教师的!说到底,他们是怕,究竟怕什么,其实心里都清楚。他们唯一不怕的是教师的尊严被活生生地剥去,因为口水不是吐在他们自己的身上,耳光不是抽在他们自己的脸上。


  由此,我们非常敬佩李希贵,他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老师都感到温暖的话:“教师第一,学生第二!”我相信李希贵校长的这句话不是包庇教师,而是折射出这样一个朴素的思想:在领导的心里,教师第一;那么,在教师的心里,学生才可能是第一的!领导把教师的切身利益放在首位,教师才能将这种关怀和温暖传递给他的学生,才能把学生的利益放在首位。因为学生都是靠我们教师一个个去教的,而不是靠领导去教的。当然,教师不是圣人,总有犯错的时候,但作为领导,特别是各级教育官员,都要从维护教师的基本权益出发,秉公处理,既不能袒护教师,也不能委屈教师,更不能为某种利益而牺牲了教师。要让每一个教师有尊严地生活,这是我们每一个领导的责任。在这个公平和正义日渐稀缺的社会,教育的公平和正义,不仅仅是为着孩子,也是为着教师。君不见,为拆迁而让教师停课做家属思想工作,甚至扬言做不通就别回来上班。试问:谁给了你剥夺教师上课的权力?尊师重教,难道仅仅是教师节期间的口号?《教师法》难道仅仅是几张可有可无的薄纸?报纸揭露的很多贪官,都有法学硕士、博士文凭,可见他们不是缺少法律常识,而是缺少法律制裁。教师的尊严,需要依靠法律。尽管在现时的中国,法律并不一定可靠;但没有靠山的时候,法律仍然是唯一的选择。何况要相信,最终依靠的还是法律。


  当然,教师的尊严,还是要靠自己的自尊自重。做一个受人尊敬的教师,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有丰富的学识、教育的才能、博大的胸怀和健全的人格,哪一样不是需要我们长期修炼的?写下这样言辞绰绰的文字,明眼人一看便知心有不平。看来,实在是修炼不够、道行不深罢。

课堂观察:拥有透视课堂的眼睛

课堂观察:拥有透视课堂的眼睛


薛法根


  课堂教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往往给人雾里看花的感觉。新手与专家听课,尽管课堂是同样的课堂,然而看到的却大相径庭,所发现的深层意义更有天壤之别。所以,我们都希望有一双专家的眼睛,能敏锐地透视课堂,发现隐含在现象背后的思想与观念。而课堂观察,是让我们探寻课堂奥秘、拥有智慧双眼的极佳路径。
  从关注环节到关注细节。以往我们听课,关注的往往是教学环节,记录的都是教师的教学组织活动,而对教学过程中师生互动的细节却很少关注。尤其是名师的课堂,其教学风格和艺术往往就是通过一个个的教学细节表现出来的,课堂观察就是将细节放大,细细地琢磨、耐心地品味,从而领会到其中的教学奥秘。而关注哪些有教学意义的细节,却是需要磨练一双睿眼的。因此,进行课堂观察必须有专家的引领和点化,避免陷入琐碎的细节分析,而难以捕捉真正的教学实质。实质上,借助他人的慧眼才能透视课堂。
  从关注他人到关注自身。课堂观察的是他人的教学现状,反思的却是自己的教学行为。当看到课堂教学中的相关情景,自然会联想到自己平时的教学情形,从他人的成功或者失误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并即时生发基于自身教学理解和实践的教学假设:如果我来教,可以这样设计……这种假设其实是对自身教学行为的一种改进。持续的行为改进本身就是课堂观察的意义和价值所在。一个善于课堂观察的教师,记录的常常是自己听课时的即兴思考和设计。我们需要练就的其实就是这样一种反思自己的教学自觉,有了这样的自觉,我们的眼睛就会变得敏锐起来。
  从关注现象到追寻意义。我们听课看课,总是局限于就课论课,就现象论现象,始终停留在浅层次的探讨。对于一些教学现象,我们常常会陷入见惯不怪的误区,对一些教学顽疾缺乏一种深刻的批判,更缺少一种改进的对策。而课堂观察较之一般的听课评课,更具有批判意识,更具有教学本质意义的追寻。对于那些熟视无睹的教学现象,能真正予以解剖和探寻本质的根源及变革的策略。所以,课堂观察具有诊断、改进的研究意义,也是我们教师教学实践与思考能力生长的极好方式。因此对教学意义的思考和追寻,逼迫我们在理性与实践上获得新的认识、新的提升,从内心培植起一种研究、探求的眼光与意识。
  从关注成效到关注问题。我们日常的听课往往是随机的,关注课的实际效果,而缺乏明确的研究目标,发现的问题尽管能进行一些必要的探讨,但是没有系统和深刻的分析总结,是一种不自觉的研究行为。而课堂观察在进行之前就进行观察主题的选择与确定,并进行必要的观察指导,尤其是对此次观察细节的记录等,都有明确的目的。因此,所记录的课堂教学素材具有针对性,所展开的研究讨论具有实质的意义。课堂观察使教师更具有明晰的问题意识,知道自己听课的目的,知道自己关注的要点,这样的听课就是研究性的听课。基于问题的课堂观察才是有效的、切合教师实际需要的教学研究行为。
  诚然,课堂观察是基于教师自身的实践水平和教学思想之上的,思想领先,思考才能深刻,行为才能改进。因此,不断提升自己的教学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是课堂观察的基点和最终目的。

直面文本:让学生与课文“恋爱”

直面文本:让学生与课文“恋爱”


薛法根


  学生爱读书,但不爱学语文,尤其憎恶语文书,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学生为什么对经过专家、学者、名师精心选择的语文课文如此厌恶、唾弃呢?
  我们的教材中所选择的“文质兼美”的文章,是我们的专家学者名师用成人的眼光来辨析、选择、修改的,是我们向学生推荐的经典之作,蕴涵着丰富的人文精神和典范的语言艺术,照理学生是应该喜欢的。然而,这是一相情愿的做法,教师说好的,学生并不一定喜欢。因为学生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儿童世界,他们拥有自己的评价标准和审美眼光。现在的学生,他们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世界,而这是我们成人难以了解和熟悉的。我们很难知道学生的生活需要、精神需要。我们听不到发自孩子内心世界的声音。君不见,所有的语文教材编写都没有学生的参与。让学生学习的课文和教材居然不征求学生的意见,又怎么能让学生喜欢,又怎么能适合学生阅读、学习的需要呢?当然,学生的评价和喜好并不一定是正确的,他们的阅读境界需要教师加以引导,在阅读教学中加以提升。但,阅读教学的首要问题是要学生喜欢我们精心编写的而已问教材。所以,倾听学生的意见不啻是我们改进语文教材的一个好办法。
  在语文课堂上,教师常常“杵”在学生与文本(课文)之间,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喋喋不休,学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亲近文本、走进课文,仅仅是走马观花般地读一读、看一看,真正花在学生自主阅读、深思上的时间是少得可怜的。刚刚接触课文,教师就要求学生做这做那;刚刚开始朗读课文,教师又要学生展开什么讨论;刚刚开始进行讨论,教师又要学生进行练笔,或者进入另一个话题的学习……语文课堂上,我们的学生跟着教师的步伐忙得不亦乐乎,匆匆而又匆匆,缺乏亲身的感受和深切的体悟,学生对文本、对课文,又何来的感情?所谓的感情朗读,纯然是一种装腔作势。课堂上,教师在指导学生有感情朗读时,不是常常要求学生这儿读得轻一点、慢一点,那儿读得重一点、快一点……如此感情朗读,又怎么能不引起学生的反感与厌恶呢?学生对文本的理解,不是他们通过自己的思考和感悟获得的,是靠教师的讲解听懂的。教师为了节省课堂教学的时间,为了赶自己的教学进度,在需要学生花时间去读、去感悟的时候,往往“越俎代庖”,替代了学生自己的学习过程,犹如农民在晒干菜时“节约了阳光”,而用烘干的办法一样,得到的是老得蹦掉牙的干菜而已! 
  教师在学生与课文之间,应该做一个“红娘”,当学生对课文没有兴趣的时候,教师应当将课文中最精彩的、最有趣的、最有魅力的地方介绍给学生,让学生对课文产生好感,从而愿意、甚至主动地阅读文本、开掘课文的内涵;当学生在深入了解课文、探究文本遇到障碍的时候,教师应当及时提供指导,解开彼此间的“别扭”,让学生与文本深入地谈下去……如此教学,教师就是学生喜欢的“红娘”,而不是令人讨厌的“第三者”!要做好这个“红娘”,教师就要充分了解学生和课文,知道两者可以亲近的地方,知道两者可能生疏的地方,在教学中及时拉近彼此的距离,让学生能真正进入人本,与课文中的人物、与作者进行心灵的对话与精神的交流。而这样做,教师就需要对文本、对课文进行深入的研究,具有自己独到的发现,产生自己的思想。以鲜明的思想和生动的形象展示课文和文本的魅力,让学生“爱”上语文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