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与慢

快与慢


薛法根


  据说,最宜居的城市是成都,只因那座城市的生活节奏比较慢,人们闲暇时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麻将娱乐。我每年都去成都,也去其他的城市,并未感到那里的闲适与优雅。一样的忙碌,一样的匆匆。在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里,人们的脚步再也慢不下来了,做什么都要讲个速度。以前的“深圳”速度,如同“k”字头的火车一样,被“D”字头或“G”字头的动车族无情地淘汰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也如同火车的速度一样,越来越快。就是等个电梯,稍微慢一点就会有人抱怨。更别说那随处可能遇见的堵车,往往是好端端的路,因为抢道就挤在了一块,谁也不让谁,似乎每个人都有等不及的事情。快得不知不觉,快得停不下来了,就成了一种病,叫做焦虑症。


  如今,我越来越向往老家桃源的农村生活,倍加怀念童年时那种悠闲自在的日子。尽管穷了一点,但比现在不知快乐多少。现在最让人不快乐的,还是无形的工作压力、生活负担。工作要出人头地,生活要富人一等……于是,功利就如影随形,所有人为此奔波劳作,诗意的栖居早已成为遥远的梦想。房子小套换成大套,大套换成复合式,复合式最好换成小别墅,小别墅又期待着换成大别墅……不知不觉,脖子被套上了一个无法解脱的圈。


  生活中如此,在教育研究中似乎也是如此。高校教师为评上教授,整天忙碌于课题、论文,论文还得发表在指定的核心期刊。评上教授的,又整天忙碌于拿课题项目和科研经费……中小学本是基础教育,照理只要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教书育人。但不知何时起,也卷入了搞课题、写论文的漩涡。尤其是骨干教师,你没有课题、没有文章,简直就是一件羞于见人的事。而教学、育人这个“主业”,却在各种各样的培训活动、研究活动,以及更多的教育、非教育活动中,挤成了“副业”。看到很多特级、名师,一本一本地出版专著,连我也有些忐忑不安了,担心靠那些薄薄的论文,可能会“混”不下去了。这个时候,我就由衷地羡慕起国外的小学老师来,他们没有写论文的任务,更没有出专著的要求。没有逼迫的工作和生活,才是自由和优雅的。


  其实,做课题研究、写专业论文,是教师实现专业发展的方法和路径,而非目的。更何况,做任何研究,都需要时间,需要足够的时间去学习、实践和思考。如同女人生孩子,一定要经过十月怀胎,才能生下健康的孩子。不足月的,要么早产,要么夭折。我们的教育研究也是一样,有了一个好想法,就要作踏踏实实的实践研究,不求快而求真,不求出名而求实效。如此,你才能静得下来、沉得下去。经历相当长的时间酝酿,你才会有真正有价值、有份量的成果。论文也好、专著也好,不是越多越好,而是看科研的含金量。畅销书中,有的能成为未来的经典之作,也有的成为一时的文化快餐。早熟的果子不甜,催熟的教育成果,也会昙花一现。唯有真正把根扎在实践的土壤深处,默默劳作,默默耕耘,终有收获的那一天。慢一点步子就会实一点,快一点也许就会没了底。没有经过长时间酝酿的文字,常常没有什么内在的东西,不耐看。就像煲汤,火候到了,才有滋味。心急火燎,只能清汤寡水。


  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教育界,保持一颗警惕的理智之心,实在是很珍贵的!写下的这些文字,也是让自己慢下来、静下来的一种慰藉。

《快与慢》有8个想法

  1. 太需要这样的见地了!在《静观英伦》中,哈佛校长表达自己对论文的看法:数量实在不能说明什么,重要的是质量。哲学系的教授一辈子也许就只有一篇论文。(大意)

  2. 太精辟了!让人读来觉得是在说自己、说自己眼里的现象、说自己所处的生存环境。

  3. 感同身受,现在的教育现象真是五花八门,让教师多学习好过于那些流于表层的所谓论文。

  4. 看身边的老师,好像都在为论文奔波,所有的评比,都要看论文与课题,真不知道这样的现象还要看多久……

  5. 读了这篇文章,我打内心里佩服薛老师的见地,你把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的确,现在的小学老师压力非常大,尤其是骨干老师的压力更大,他们的分外事太多了。教学育人却成了奢求。另为每个学期都要求申报课题,哪有这么多的课题?更何况一学期一个,你到底研究出了什么?又总结出了什么?网上搜搜,论文、总结就出来。有什么价值可言。纯粹是耗费教师的生命,可中国当官的却乐此不比,否则,他们就觉得没有生么事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