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手记:第28个教师节

  今天是9月10日,教师节。


  连日来的忙碌积聚起的疲劳,一早就写在了有点浮肿的眼窝上。但一想到早上要在校门口迎接教师的惯例,便赶紧驾车去往北校区。那是挤在菜场、医院和居民区里的一个不足6亩的小学校,办学条件简陋得如同菜场的棚顶——一眼望得见天!今年暑假的粉刷和修补,才让人找到点“现代化”的感觉。8年的校长任期,其他三个校区都有了较大的改变,我深感愧疚的是北校区,余下的任期,应该还北校区一个新的发展平台。当然,仅凭一个人或者一所学校之力,很难办成;但有政府与教育局的支持,我想希望就在前头!


  7:20,北校区大门口,早已站着两位学校领导和两排手捧鲜花、巧克力的学生。本来要迎接老师的,却成了被迎接的对象。但心里着实很欣慰,如果每一个领导都能这样,想在校长的前面,做在校长的前面,那么这样的学校将是充满活力的,这样的校长将是无比幸福的!


  7:55,舜湖校区北门。本来冷冷清清的北门口,居然也有一位领导和两排手持鲜花的迎接队伍。我在孩子们的问好声中走进校园,一个小男孩跑过来,张开双臂,和我来了个拥抱。尽管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心头蓦然涌起一股感动!


  8:03,坐定在办公室。刚准备升旗仪式上的教师节讲话,教学校长进来说,你还是去看看那个不想上学的五年级学生吧,在门卫室。我赶紧打电话,请那个孩子进校来,并请德育校长代为向老师们祝贺节日。


  8:10,家长带着孩子坐在我的对面。那是一个长得很秀气,也很有灵气的孩子,戴着黑框眼镜,但两眼依然很有神采。孩子叫***,念五年级,学业成绩不好也不坏,任课老师也从未有过批评。一般成绩中等的孩子,在班级里最自由,既不像优秀学生那么忙,也没有学困生那么累。然而孩子一张口,便是:“我不想上学,都是你们(父母)逼的!”“我从来不想到小学,没有自由,没有奔放!”“我恨学校!没有理由,就是恨!”“只要不在学校,到哪里都可以!没有人收留我,就去流浪!”“我可以像***(电脑游戏名)里的那样,想杀谁就杀谁!那样才痛快!”“不玩游戏,谁陪我啊?”……言辞之中充满了激愤。据孩子的父亲私下解释,整个暑假,孩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玩电脑游戏,连家人叫他出来吃饭都不肯。一次,其父大清早去孩子房间,发现他早就在玩电脑游戏了,或许就一整夜都没有睡觉!暑假前还是个好端端的孩子,一个暑假就变了个人,一开学就拒绝上学。看来,孩子是患上了“网瘾”,已经掉入了虚拟世界,一时混淆了是非对错。看到孩子那股拼命的架势,劝慰已无力,威吓也没效,便和其父达成教育转化的协定:先缓和一段时间,再由专业人士进行心理干预。是啊,学校教育不是万能的,对于那些深陷网络游戏等困境的孩子,我们真的缺少专业的知识技术与能力,仅仅有爱,是远远不够的!


  刚送走学生家长,退休老师唐至煜老师已经等候多时了。这位白发苍苍,八十多岁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手里拿着他最得意的弟子何晴的近照和两首诗,问我绸都少年文学社20周年庆典的事项。老人退休后一直担任文学社的义务辅导教师,无怨无悔,执着得让我们感动。我承诺积极筹备10月份的庆典活动,并请老人保重身体。看到老人乘坐公交车的身影,我不禁泪潸潸了。


  9:45,根据社会事业局的安排,和德育校长一起走访退休教师康美英老师,她是我的学校的老领导,最早带我参加教改实验,是学校的科研功臣。当我们手捧鲜花在校区里寻找哪家才是(康校长家),康校长早就从家里走出来迎接我们了。虽说不常见面,但一见面还是那么熟悉和亲切。康校长家今年可谓是三喜临门:儿子上半年担任厂长,孙子在暑假又被推优到吴江中学就读,儿媳刚刚被任命为学校的中层领导。其实,最可喜的是康校长一直身体健康,至今还常常到各校给孩子们、老师们做讲座,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我真诚地祝愿我们所有的退休老师都能幸福安康!唠过几句家常,我们便匆匆告辞。


  10:38,刚到办公室,便接到张觉书记的电话,告知学校的一位退休老师在医院走了。


  10:43,总务处严主任提醒我,今天教师节,低年段老师的节日小蛋糕要赶紧送了,其他年段都有领导送到了。我赶紧和总务处郭老师,带着两大袋蛋糕,给低年段的老师送上节日的祝福。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蛋糕,但仍然让我们的老师们感到惊喜不已。为的不是蛋糕的大小和滋味,而是那一份学校对老师们的情意!


  11:25,食堂就餐。看到一位学生端着的盘子里,素材只有一小份青菜,荤菜肉烧萝卜只有一小块肉,四五块萝卜,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看到食堂管理员正要吃饭,便厉声问他是怎么回事?不管是食堂工作人员分菜时的失误,还是普遍现象,学生伙食的管理必须要有严厉的措施,否则对不起学生,对不起家长!与其做这些杂碎的肉烧萝卜,不如就给每个学生一大块红烧肉,或者一个红烧鸡腿,这样就不可能出现人为的失误或者克扣!确保每个孩子吃饱吃好,办法有的是,关键是要不折不扣地执行!


  12:10,回家治疗上周五撞伤的腰部,涂了消炎药水,吃了两片消炎药。


  13:00,赶到社会事业局教育科,汇报学校添置教师用电脑、多媒体及南校区陶行知文化建设经费预算等。


  14:05,回到学校,体育局王科长早已在会议室等候。商谈创建省体育传统校的工作,筹建游泳馆的事项,另外具体讨论了学校运动队的布局调整。话不多,但句句实在。好在分管体育的曹忠校长都会主动落实,便放心不少。后来,建议王科长去南校区看看,那边还有50亩的空间,可以将体校整体搬迁。


  15:40,刚看完一位老师的论文,还来不及进行修改,门卫便来电话,通报公交公司领导来商量工作。原来,政府安排的协警这学期不知何故不来维持交通秩序了,校门口的公交车常常被家长接孩子的私家车堵塞通道,以致常常误点,让乘客怨声不断。尽管学校自费请了3个保安,加上原有的2个保安,但要应对学生放学安全和交通秩序,显然力不从心。讨论多时,只能将问题提交政府部门办理。如今,学校周边的交通安全压力越来越重,单凭学校已难以维护。作为管理4个校区的校长,只要学生在校一天,我的心就悬一天!


  16:17,看完几篇教师的论文,帮着修改了几处,虽不太满意,但尽心就心安了。我们总是抱怨老师们不写论文,不会写论文,其实作为学校的领导或者业务骨干,应该尽最大努力,为我们的老师在论文写作、参赛、发表等方面,出谋划策,以帮助老师获得成功。


  16:40,接待新生幼儿园两位园长来访,之后和教学校长讨论教学工作。


  17:35,拆开一封祝贺教师节的来信,看到稚嫩的字体,心头无比温暖;看到以前的学生送来的一束鲜花,感觉做教师,真好!


  17:45,驾车离开静静的校园,和门卫挥手再见。门前,二中的学生,正在等候公交车的到来。


 


  附:何晴的诗作


 


那时有一首诗


——献给盛泽实验小学绸都少年文学社


何晴


 


那时的小学


蹦蹦跳跳,背着书包


拍打着小小的屁股


赶在早晨太阳还未升起之时


我们来到了


那扇紧闭的大门前仰头未来


那时的同伴


还小,双手握住的笔


一不小心就滑落了


满纸的文字,歪歪斜斜


看不清楚的是


我们内心五颜六色的憧憬


那时的时光


以一种光速飞驰过去


我们能抓住仅仅是无悔的叹息


都说时光一去不复返


其实老师早就将道理装进我们沉甸甸的书包


那时的记忆


短暂的,急促的,翻墙的功夫


我们就站在了岁月另一头


而涂在绸乡文学社那硕纸上的诗


一首一首地提醒着,使我保持一种


翻书阅读的速度和秉性


 


  何晴: 1981年生。先后毕业于盛泽实验小学,震泽中学,南京大学新闻系。在上海媒体任首席编辑、记者,现在美国攻读人类学博士。出版小说《有病的情诗》、《1294》。短篇小说、诗歌等专题采访、评论发表于二十余家全国性文学刊物、报纸。


 

《校长手记:第28个教师节》有4个想法

  1. 7:20,我看到“欣赏”
    7:55,我看到“幸福”
    8: 03,我看到“着急”
    8: 10,我看到“支持”
    9: 45,我看到“尊重”
    10:38,我看到“痛心”
    10:43,我看到“温暖”
    11:25,我看到“责任”
    12:10,我看到“忍耐”
    13:00,我看到“精细”
    14:95,我看到“信任”
    15:40,我看到“担忧”
    16:17,我看到“真诚”
    16:40,我看到“细致”
    17:35,我看到“感动”
    17:45,我看到“安心”
    感谢薛老师真实的分享!

发表评论